澳军在阿富汗玩“尸体计数竞赛”,因为暴行过于可怕,报告被删除50页……

真的只有39名阿富汗人无辜死在了澳大利亚士兵的枪口下吗?

他们是击杀恐怖分子的特勤队士兵,却将手中的枪瞄向了手无寸铁的阿富汗平民。

10年时间,25名澳大利亚士兵参与23起非法虐杀事件,39名战俘和平民死亡。究竟,谁是恐怖分子?在19日澳国防军“自曝家丑”后,澳大利亚政府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办公室启动刑事调查。更多丑闻细节被一点点挖出,全世界哗然……

白发人送黑发人

“为什么杀死我唯一的儿子?他的家里还有年幼的孩子要照料,他不是塔利班。”年老的父亲摘掉头巾,在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乌鲁兹甘省负责人阿卜杜勒·贾法·斯坦尼克扎伊的办公室里哭诉。斯坦尼克扎伊能做的,就是记录下老父亲的申诉,提交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经由阿富汗政府交涉或是提起指控。有时,他也会安排申诉人和澳方官员会面。但通常情况下,这样的交涉总是以不了了之收场。“他们(澳大利亚军方)会说不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因为人是被‘合法射杀’的,宣称死者对他们的士兵造成了‘直接威胁’。然后,他们就宣布这件事已经结案了。”斯坦尼克扎伊说,一定不能去澳大利亚驻阿富汗的军事基地、试图当面询问失踪或遇难亲人的消息,因为那简直就是去送死。驻阿澳军不仅会将痛失亲人的当地人拒之门外,甚至还会怀疑他们是叛乱分子,然后乱枪打死。

澳军的杀戮游戏

然而,那些失踪和遇难的阿富汗人,真的是被“合法射杀”吗?19日,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自曝家丑”,公开了长达465页的报告。报告显示,澳大利亚国防军总监察长办公室历时4年时间调查、听取超过400名证人的证言后证实,2005年至2016年间,有25名澳大利亚驻阿富汗士兵涉嫌参与23起杀害战俘和平民的事件。这些事件中,共有39人被杀害,另有2人遭到虐待。而这些射杀和虐待甚至都没有发生在激烈的战斗过程中。今年早些时候,一段被曝光的视频就显示,一名澳大利亚驻阿士兵于2012年5月用突击步枪射杀了一名躺倒在麦田中、握着念珠、手无寸铁的阿富汗男子。

被杀的通常是特勤队士兵在执行任务时碰到的阿富汗当地人,大多数已是被抓或受控的状态。澳大利亚士兵从来没有把当地人当人来看待。在他们眼中,当地人似乎只配作为给新兵“练手”、“见血”的猎物。麦田枪杀视频中的那名澳大利亚士兵,杀死阿富汗男子前问他的上司:“你要我放下这口棺材?”更过分的是,他们在杀人之后试图掩盖真相。将武器、无线电设备或手榴弹摆在无辜丧命的阿富汗平民的尸体旁,制造死者曾经是敌人的假象。对麦田枪杀事件早期的军事调查结果就显示,士兵是出于自卫。而这些被美化为“合法”的非法杀戮,却成了澳大利亚特勤队士兵中所谓的“英雄战士”文化的一部分,一些高级级别官员甚至包容和培育这种文化。有证据显示,有部队组织了“尸体计数竞赛”,“导演”小规模的冲突,并在后期将死者的名字添加到反恐目标名单中。英国媒体报道称,由于澳大利亚特勤队士兵实施的某些暴行实在过于血腥可怕,以至于这份报告不得不删除了50页的内容。

最终,这份报告建议,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对25名涉案人员中的19人展开刑事调查,并依据调查结果撤销特勤部门所获的奖项。

血债能否血还?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9日对媒体表示,澳大利亚政府非常重视这份报告,会将报告移交给负责调查此事的特别检察官,并依照国家法律和司法制度进行处理。并且,澳大利亚将设立一个特别调查办公室,以决定是否追究涉事人员的法律责任,以及他们需要接受的行政和军纪处置。还有消息称,行为最恶劣的澳大利亚特勤队第二中队将被解散,其士兵可能会被剥夺此前所获得的勋章,并以战争罪被起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阿富汗老父亲,也许终于知道了儿子被杀的原因。可是,他能指望澳大利亚政府还儿子一个公道吗?事实上,除澳大利亚军队外,驻阿富汗联军中的美国和英国部队也都面临着在阿实施非法杀戮的指控。一队美军就曾被指控于2010年1月将杀戮阿富汗平民作为“体育运动”。但相关案件目前在一些国家并未得到积极对待,一些案件的调查因政治干预不得不中止。有分析指出,倘若澳大利亚的特别调查办公室不能独立于军方和政界人物,并确保有足够资源开展调查,追责恐怕难以实现。还有一个不敢想的是,真的只有39名阿富汗人无辜死在了澳大利亚士兵的枪口下吗?(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 深海三文鱼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